新闻资讯  全息视点  企业扶贫  文旅映话  环球视野  社会责任  人物  公益  健康  专题
首页 > 企业频道 > 正文
早教市场“解冻”还有多远
2020-06-03 09:09:33来源:北京商报责编:冯实

  6月1日起,全国超15个省市的校外培训机构正式复课;与此同时,“冰封”了5个月的线下早教机构也逐步恢复,不过,北京地区的早教市场仍在等待相关政策的落地。有业内人士预测,6月等到幼儿园开学和小学一二三年级陆续返校后,早教机构才会正式“解冻”。但“解冻”并不意味着“春天”的到来,对于停滞了半年的早教机构而言,现金流和业务模式都是复苏路上的重重关卡。

  大门紧闭

  “六一”期间,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多家儿童室内乐园如巧虎欢乐岛、KidSteam、悠游堂等均已开始正常营业。相较之下,早教机构仍然是“门庭冷落”的状态。许多商场的儿童亲子楼层几乎没有门店开业。

  位于蓝色港湾儿童城的美吉姆、金宝贝、七田真、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等多家连锁早教机构均未恢复正常营业,部分机构已有员工开启内部复工的值班模式。

  美吉姆店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正式营业时间仍在等待教委通知,预计6月中下旬会有进一步消息。目前可以接受预约带孩子来玩耍,不过有限流措施,原则上每间教室只允许一组家庭玩1小时。

  七田真的值班人员也表示,线下恢复上课时间未知,预约的情况下可以来店玩。还有消费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己孩子所在的早教机构下周有望复课。

  “教委的通知目前只提到让我们做6月复课准备,像防疫物资、消杀用品、体温枪、登记表等物资我们已备好,需要等相关部门检查合格后或许才能正式营业。”金宝贝的一位老师表示。“我们老师一直是内部培训复工状态,值班人员近期会陆续到店。”针对恢复营业后孩子是否需要戴口罩、是否有限流、教学安排会有怎样的变化等,该老师表示都需等教委通知。

  在防疫常态化的当下,谨慎总是没错的。6月1日,记者在位于太阳宫凯德mall三楼的艾涂图国际儿童艺术空间门口发现,紧闭的大门上张贴着一张由朝阳区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工作组办公室发布的“关于继续暂停线下培训的通知”,通知中提到:疫情期间仍有个别教育培训机构心存侥幸,不顾师生安危,违反停课要求。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该机构已经被吊销法人登记,并被责令立即关停。

  托育圈创始人张华表示,早教机构的开业必须要等教委的批文,如果有带有培训属性的早幼教机构开业,必是在打擦边球。

  复工要求更高

  儿童乐园已经正常营业,但早教机构却迟迟不能开业,对于二者的区别,发展心理学博士、电视节目特邀教育专家邢子凯指出,儿童乐园只需要取得工商部门和物业的许可即可开业,而早教机构则需要工商部门开具的经营许可证以及教委颁发的办学许可证方能运营,从目前的北京各年级开学时间来看,早教机构的开门时间肯定要在幼儿园之后。

  “儿童乐园空间相对开放,只要保证孩子的密度和距离即可,而早教课都是在密闭的教室内开展,对于复工的要求更高。”邢子凯强调。

  除了较高的复工要求之外,早幼教机构并不算刚需产品,其服务群体的特殊性和高度依赖线下场景的行业特性,也决定了其会是教培行业中较晚恢复正常营业的培训机构类型。

  在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看来,早幼教培训互动性极强,要靠营造的教学氛围,包括装备、场地等教学设备才能完成,很难线上化。特定的品类和模式决定了抗风险能力的不同,难线上化的企业只能等到疫情结束。

  迟迟难以复工也让早教机构不堪重负。与其他培训机构不同的是,早教机构主要依靠高端社区、商场和写字楼底商等业态生存。高昂的运营成本和难以线上场景化的业务模式,让早教机构在这次疫情期间成为了重灾区。邢子凯强调,整个早教行业的毛利率大概在25%-30%左右,本身就不怎么赚钱,在疫情后,早教与幼儿园相比,不算刚需产品,所以面临的考验和挑战更多。

  在近半年的歇业状态中,早教机构正在承受较大的资金压力。以300平方米的早教机构商场单店成本来看,房租的成本大概在8万元/月,20人左右的教职工队伍人力成本大概在10万元/月,在近半年的空窗期里,早教机构的单店损失至少在100万元左右。

  开门后的难题

  虽然复工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但对于已经压力山大的早教机构而言,即便顺利开门,也面临着诸多难题。

  事实上,早教机构一直是“跑路”的重灾区。去年,在疫情暴发之前,“跑路”的早教机构比比皆是。究其原因,与租金、人工等成本的明显上涨不无关系,再加上同质化严重,竞争异常激烈。而在去年底,北京七部门联合起草的《关于加强预付式消费市场管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等7份文件,其中就有对于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模式的约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打击了其大课时包的售卖。

  而疫情的暴发,更是让早教行业面临着更严峻的困境。对于复工之后早教行业的难题,多位行业专家指出了“非刚需”和“消课慢”这两个行业特性。

  “幼儿园是刚需,但是早教机构不是,很多家长购买课时包之后往往一周只上一节课到两节课,只有上课了,收入才能通过核消方式被统计进早教机构的账面上。考虑到现在很多家庭是隔代抚养,老人成为了疫情结束后去早教的极大障碍点,由于早教环境的封闭性,1岁以下的早教课程受到的冲击最大。”邢子凯强调。

  张华同时指出,开门后早教机构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租金,已经5个月没有收入,一上来又要交大笔租金无疑是一大挑战,考验的是各家现金流储备情况。其次,如果开业后再遇到家长退费,资金链或有断裂的风险,新的一波闭店潮将在恢复营业后出现。此外,家长可能还有顾虑,毕竟孩子年龄小抵抗力差,需要观望机构的防控措施是否到位、已经上课孩子的反馈等。对于机构而言,消课、招新都需要过程,或到9月才能回归常态。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早教行业而言,疫情也将助推其业务模式的转变。比如妈妈互助式的户外早教课程正在家长中悄然流行,代替传统商场早教中心的模式,走进家长的视野。对此,邢子凯分析称,疫情之后,家长们对于户外接受度更高,现在已经有一些少儿体能课和美术课开在了户外,疫情之后,随着早教机构的行业洗牌加速,这种户外新模式也许能带领行业走向新的阶段。(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

标签: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